處處是泉聲

《遺愛寺》
[唐]白居易

弄石臨溪坐,尋花繞寺行。
時時聞鳥語,處處是泉聲。

詩人外出郊游,溪邊雜石密布,大小不一,形狀獨特,色質各異。他無意拾起一塊石頭遠拋,抑或打水漂。兩三下間,他可能就覺得索然無味了;他又在石叢中尋找起了造型特別的石頭。困了,乏了。他便臨溪而坐,玩耍奇石於指掌,或者極目山溪。清風、潺潺流水、陽光,忘情天地。

忽然。香爐峰下遺愛寺邊的幾朵小花勾起了詩人極大興趣。他依目見而行,沿溪而往,繞寺尋芳。在詩人心弛神往尋花期間,小鳥不時啾鳴,溪水汩汩流淌。詩人游賞尋花本是一大樂事,耳邊又有鳥鳴與溪聲交織的律動不絕於耳,空寂幽明的自然本真令人心曠神怡。

此詩是白居易在江州任內游覽遺愛寺所作。全詩透過臨溪弄石、繞寺尋花、聆聽鳥鳴和泉聲,以移步換景、動感結合的方式使石、溪、花、寺、鳥、泉等多種景致渾然天成,描繪了一幅清麗、動感的自然圖景,展現了遺愛寺的盎然生機。(文/王宜楷)

幽人應未眠

《秋夜寄丘員外》

[唐]韋應物

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。

空山松子落,幽人應未眠。

「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」。詩人開篇直抒胸臆,清冷的秋夜勾起了他對山中學道友人的無限情思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。無奈友人身處異地,懷君不見君,詩人只好外出散步歌詠涼天。

抑或此處詩人用了倒裝句法。詩人清秋時節獨自外出夜步。他徐行感詠天氣寒涼、秋悲寂寥,內心的孤冷不禁讓人想起了丘員外。他倆經常往來酬唱。如果今夜友人在一起推杯換盞打發寂寞那該多好!現實往往事與願違。散步在前,懷君在後,雖然「秋夜」之景與「懷君」之情連貫無意識灌注詩人滿身,然其落筆之時情景又自然而然調整,畢竟懷君甚重,散步為次。

懷人不得,詩人只好繼續在涼秋之夜徐行。他忽然想象丘員外學道的臨平山林中有一顆松子落了下來,「空山」正如詩人性空,松子緩緩落下泛起的靜謐時空微動與漣漪,是心念合一的本靜還是觸物思遠的心動呢?

「空山松子落,幽人應未眠」,不知此時此刻丘員外是否入睡,詩人在動靜相襯的禪境意象中,推想自己懷念的友人應該未眠。他在深遠涼秋黑夜之中肯定友人未眠的行為,是克制的自我念動,同時亦進一步強化了異地思友的情深。

《秋夜寄丘員外》表達了作者在秋夜對隱居朋友的思念。此首懷人詩安閒恬淡,語淡情濃,韻味悠永。(文/王宜楷)

風雪夜歸人

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

[唐]劉長卿

日暮蒼山遠,天寒白屋貧。

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

傍晚時分,日月移替,暮色蒼茫,詩人極目遠望,青山影影綽綽漸沒。覆雪的白色屋頂或者白色房屋在天寒地凍、萬籟俱寂之中顯得非常衰颯與貧瘠,這是人氣與自然的涼薄,芙蓉山上人跡罕至、曠野孤寂、房屋簡陋、林荒地瘦。在籬牆柴扉農家小院裡,犬吠忽傳,不知誰人從風雪中回來。

不知此詩是作者行途借宿還是宿歇中作。

若是行途借宿。詩人行經芙蓉山,傍晚遇雪,即觀日暮、蒼山遠,即感天寒、白屋貧。蠻荒之地恰逢一處人家,詩人定是急往借宿。豈料旅人遠遠未抵,農家小院柴門中已傳出汪汪犬吠。主人聞此開門,兩人相交數語,詩人最終得以入住。「風雪夜歸人」可能是詩人經芙蓉山主人同意留宿後的最直接心理感受。此處是旅人躲避風雪夜極端天氣的溫暖港灣,其令詩人由黑至明、由寒變暖、由動轉安,猶如家一般,故而他不是過客而是歸人。

若是宿歇中作。詩人於芙蓉山農家小院安頓小住,其在傍晚暮色中遠觀蒼山,身感天地自然蒼莽、農屋周遭貧陋。院中小犬忽然向柴門狂吠,詩人隨即迎門,原來是結束勞作的房主在夜色中帶著風雪歸來了,等待他的是什麼呢?紅泥小火爐的溫暖,一壺熱酒,抑或家人的問候。

不論怎解。該詩都用朴實淺顯的語言描繪了一幅寒山夜宿圖,有人將「風雪夜歸人」延伸到為生計奔波晚歸的人,他們在風雪交加險阻現實中的執著和奮進、樂觀和堅韌,以及對生活的熱愛和對家的眷戀。

筆者出生窮僻山村,對風雪夜歸人有切身體會,只不過歸人是否有壓力、精神勞頓?本人暫不得而知,因為寂然清空的山野農家生活少用「他識」。(文/王宜楷)

應須美酒送生涯

《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》

唐·杜甫

其一

江上被花惱不徹,無處告訴只顛狂。

走覓南鄰愛酒伴,經旬出飲獨空床。

其二

稠花亂蕊畏江濱,行步欹危實怕春。

詩酒尚堪驅使在,未須料理白頭人。

其三

江深竹靜兩三家,多事紅花映白花。

報答春光知有處,應須美酒送生涯。

其四

東望少城花滿煙,百花高樓更可憐。

誰能載酒開金盞,喚取佳人舞繡筵。

其五

黃師塔前江水東,春光懶困倚微風。

桃花一簇開無主,可愛深紅愛淺紅?

其六

黃四娘家花滿蹊,千朵萬朵壓枝低。

留連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。

其七

不是愛花即肯死,只恐花盡老相催。

繁枝容易紛紛落,嫩蕊商量細細開。

某晚,我與兒子共背《江畔獨步尋花》:「黃四娘家花滿蹊,千朵萬朵壓枝低。留連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」。黃四娘家的宅院蹊徑繁花似錦,萬千交錯,垂涎欲滴,濃情蜜境般引人入勝。訪客在花前靜賞,戲蝶時時舞、嬌鶯恰恰啼,美艷的韻律隨即又喚醒了我們生命本真的欲動。

然而這種香艷不俗的愉悅審美就此戛然而止,讓人感覺非常唐突。為何江畔獨步尋花亦未見江畔獨步?我細究原因才發現該詩僅是《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》其中一首,我們的小學讀本對《江畔獨步尋花》組詩進行了縮題節選。

不研讀組詩,我們就很難準確理解詩人的深微情愫。從繁入簡易,從點及面難。管中窺豹不利於系統化認知構建,我們做任何事都得下苦功夫。倘若此事起初沒有全面系統化認知,我們下苦功夫各個擊破獲得的思想認知拼圖,有朝一日亦有可能被靈感點亮並組裝激活。此事放諸四海皆準。

早春時節,杜甫在浣花溪散步。江畔繁花盛開,杜甫被撩撥得春心蕩漾。然而此等美艷花語卻無人共賞,無人傾訴的煩悶憋得他抓狂。杜甫忽然想起了平日的酒伴。「我何不邀他一道賞花」,杜甫立即走覓南鄰,奈何酒伴住家只有一張空床,原來這位朋友十天前就已外出遊玩了。

杜甫只好獨自漫步江畔賞花。極目遠望,繁花亂蕊推積在江濱曲角處。垂暮之年的杜甫走起路來步履歪歪斜斜。初春萬物生機蓬勃,杜甫衰老的生命已無法與之匹配,內心反而有一絲害怕春天的到來。且罷。天下誰人不會垂垂老矣呢?眼下我還能喝酒寫詩,大家就不要太在意我這個白發老頭子。

杜甫邊走邊看,江岸幽靜的竹林深處若隱若現兩三戶農家,小院邊紅花、白花相襯,艷麗撩人。如何不辜負這美好春光呢?唯有花間飲酒作樂打發時光。

此時東邊少城可能早已人聲鼎沸,處處人間煙火了。市井味濃厚的歌樓酒館還更加可愛呢。哪位有錢人在此處用黃金盞喝酒,再喚幾個身姿妙曼的可人兒於盛席華筵前跳舞。這樣的生活豈不妙哉!

當然前述狎遊皆為想象。窮困的杜甫只能繼續獨步江邊。他來到黃師塔前江水東岸,慵懶沐浴和煦春風,一簇桃花自由綻放,不管深紅色還是淺紅色,它們都非常美麗可愛。

沒想到黃四娘家的花開得才好呢。繁茂的花兒把小路都遮蔽了,層層疊疊色彩各異的花骨朵都墜彎了枝條,雙雙飛舞的蝴蝶在花間嬉戲流連,自由自在的嬌軟黃鶯也在恰恰啼叫。

愛花不一定非得為花而死,只是害怕百花雕零,自己的生命也隨春光流逝更加衰老了。繁花容易隨風飄落,含苞待放的花兒,你們就慢慢綻放吧。

《江畔獨步尋花·其六》給人的感受是鶯歌蝶舞的香艷與勃勃生機。筆者讀完七絕句才發現杜甫對於逼近死亡的生命敏感與嘆息。初春之花宛如青春,蓬勃、短暫,動人。只道天地自然周而復始,人的生命卻是由盛極而衰,不可重來。

美艷繁花喚起了詩人的青春暢想,「應須美酒送生涯」是及春飲酒作樂,「喚取佳人舞繡筵」是聲色情欲。無奈生命衰老,死亡迫近,即便詩人還在「詩酒尚堪」自我安慰打氣。

此詩對於個體生命誠實無比。姹紫嫣紅春景雖然美好,我們的青春卻極易消流。醇酒美女並非一定是頹廢俗氣,活在當下,盡情享樂。(文/王宜楷)

輕徒蜀道翠雲廊南線秘境,再探幽奇龍源古柏

勝日尋芳宛如昨日,我與蜀道翠雲廊的初體驗至今仍然歷歷在目。念念在茲兩年,我看蜀道翠雲廊的精神體悟也不過浮光略影。淺嘗輒止。小文飛鴻一爪雪泥,神思好似浪漫深遠,實則著墨倉促寥寥。

誠然印證了那句「劍閣是個好地方」。劍門關、翠雲廊、鶴鳴山、豆腐宴等等,我怎麼可能一次性看個夠與玩個夠。

翠雲廊這個詩情畫意的名字,源於清代劍州(今劍閣縣)知州喬缽的詩作《翠雲廊》:「兩行古柏種何人?三百長程十萬樹。翠雲廊,蒼煙護,苔花蔭雨濕衣裳,回柯垂葉涼風度」。

廣義上的蜀道翠雲廊特指以劍州古城(劍閣縣普安鎮)為中心,北向昭化古城,南抵南充閬中古城,西往綿陽梓潼大廟山。狹義的「翠雲廊」指劍閣縣境內的翠雲廊風景區。時值「五一」小長假,北線(劍昭道)與西線(劍梓道)游人如織,探幽尋奇之所必非南線(劍閬道)莫屬。其中蜀道翠雲廊南線龍源段,作為本人的第二故鄉,予獨愛之。

龍源鎮位於劍閣縣中部,劍南路穿境而過,東鄰白龍,南接開封,西壤義興,北毗普安,交通便捷。今有江石、紅彤、九龍、小石口等地古柏可游賞,轄區翠雲廊沿線古柏1912株,作為古柏資源較集中之地,道古柏密,曲徑通幽。

今次小雨,我泊車紅彤,著雨鞋徐行於古柏林道。細雨綿綿,空山清冽,綠意盎然。不經有人疑惑,苔蘚盈階,道阻石滑,道狹草木長,寒雨濕衣裳,這樣心情煩悶的健步活動是否真有意義?不過古行道樹而已。

我沉寂片刻無答。上次我僅僅走馬觀花淺顯領略了龍源古柏的野趣與別情。這次我一定要沉下身子來。「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」。管他哪般雨兼風。

關於龍源古柏,我要神通詩人「細雨騎驢入劍門」的身伴酒痕帶消魂。

訪勝探幽

我是一個比較閒散的人。相較「特種兵式旅游」盡速打卡,本人更偏愛隨心所欲的慢游。

這條蜿蜒於山脊的蒼莽巨龍歷經時空歲月現已斷斷續續,輕徒蒼柏夾道的逶迤石徑,上有蔓枝接天繚霧,下有芳草萋萋翠滴,偶有山野清風扶著路旁固根保土的砌石而來,柏枝輕低,沁人心脾。仰頭而視,細雨像針絲穿落下來;駐足極目,古柏疏疏曲徑幽深。細雨綿綿的千年幽綠長廊不見雲游人,唯有空山隔葉鳥啁鳴。

周身律動給人的視覺、嗅覺、觸覺、聽覺無意識全息感官體驗,天地一元。幽是自然裡的一隅清幽,幽是人生中的一份幽然,幽更是追尋生命本真意義上的空靈幽遠。

多維尋奇

且游且賞,倘佯在古代陸地交通活化石的翠雲廊,我就不得不提及龍源古柏之奇。古今文人黑客關於古柏的描摹著實太多,我單獨從下述幾個維度談談本人的拙見。

色:龍源古柏樹根、樹干呈灰白、或灰黑、或灰綠。它們偶爾色澤純一,偶爾灰黑二色分樹干而布,偶爾白黑綠相間,偶爾蒼苔與藤葛青青點綴樹干。古柏灰白各色,黑綠浸染,我們行途千年畫廊感受天地自然之和諧筆觸。

質:有古柏蒼勁蟠根奇崛;有古柏皮粗肉糙,依然參天而拔;有古柏霜白挺拔似雕塑;更有古柏曲枝青黛油光水亮。

形:龍源古柏樹干粗壯,多人伸臂合圍方才能環抱,無不令人感慨;古柏姿態萬千,當地老百姓依長勢命名有馬鞍柏、天蓬柏、夫妻柏、褲衩柏、一株香,部分古柏還被賦予了傳說故事,頗具觀賞價值與生活情趣。今次我仔細端詳每一株古柏,有柏枝似人形嬌媚,有柏枝面覆青苔似蜿蜒蒼龍盤旋,還有樹瘤似狗似獅。神思相合,汪洋恣肆,我們胸中之柏雖非四海皆同,但也妙趣橫生。

除此之外,在春風花草香間、在穿林打葉聲中、在曉光散朝霧時、在野曠月淨明裡、在開門雪滿山前,龍源古柏可能又是不同的奇趣光景,等待我們親歷尋味。

融通古今

「三百長程十萬樹」乃我們目之所及,回眸過去,貫穿古今,蜀道翠雲廊還有更多神韻。

秦皇一統天下,修馳道種松柏,爾後蜀中名將張飛、唐玄宗、宋仁宗、明朝劍閣知州李璧進行多次大規模栽種、無數次小規模補植,翠雲廊古柏樹群的形成時間跨度兩千余年,行道樹的栽種、補植、管護從來沒有中斷過,翠雲廊與古蜀道相伴而生,相互依存。

站在秦蜀古道遺存上,我們在宏觀敘事方面驚嘆古蜀道穿秦嶺、越巴山到達四川盆地的險峻。這條貫穿古代中國南北的交通與軍事要道,對於黃河文明與長江文明、黃河流域與古蜀國文化交流溝通極具重要意義,對於民族遷徙和民族融合、繁榮巴蜀地區的經濟文化、促進國家統一貢獻重大。

我們還可以從微觀敘事層面著眼司馬錯論伐蜀的歷史,「五丁力士鑿山開路」的傳說。

秦惠王意欲南下攻蜀,蜀道險狹,又恐韓國領兵偷襲侵犯。司馬錯與張儀為此展開了一場精彩激烈的辯論。秦惠王最終決定對蜀國用兵。

蜀道山澗峻險,用兵不易。相傳秦惠王命人造石牛五頭,向蜀使者謊稱石牛一天能屙一千兩金子。蜀王聞此即命五丁力士鑿山開路,迎石牛歸蜀。入蜀道路便是這樣被打通的。

除此之外,還有諸葛亮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,無數帝王將相、仕子商旅經行其間,唐代李白、李商隱,前蜀後主王衍,宋代陸游,明代楊瞻,清代趙挺元、張問陶等文人墨客留下了蜀道與翠雲廊相關詩篇,讓古道文化充滿鮮活生機,躍然紙上。

由遠及近,古代有「兩川咽喉、蜀北屏障」之稱的劍門關、蜀道翠雲廊南線的龍源鋪,你可曾聽過?關於龍源地名的九龍民間傳說,你又知否?此處曾是距離古劍州最近的站鋪,南來北往的商旅在這裡歇腳喂馬,解渴充飢。此處現今還有一塊女兒碑,霜白蟠根啃石,碑面字跡依稀可辯:「督察院示諭,軍民人等知悉,今後男婚須年至十五六歲以上方許迎娶,違者,父兄重則枷號,地方不呈官者,一同枷責」。依此物料可略窺明代對男子早婚現象的管控,也為蜀道碑刻文化研究提供了珍貴資料。

古道今時今日早已沒了車馬喧囂,數風流人物的傳奇故事仍然熠熠生輝。步感宇宙千年流變,我們或與將相王侯、才子佳人、商賈旅人打一個照面。我們走著古代先賢走過的路,初心依舊,承前啟後,繼往開來。

走心寄情

探幽尋奇,懷古思今,踏青不多時,我似乎有些走心了。

抑或自洽。

在現代快節奏的社會生活中,人們面臨諸多困境和壓力。我們不妨在快生活中抽出一個慢周末,邀朋喚友去蜀道翠雲廊龍源段游賞探幽,體味當地風土人情與煙火氣。

我們可以在大自然中尋獲安閒與自在,暫逃都市喧囂,排遣心頭煩悶,開闊眼界,調適身心。我們在翠雲廊徐步輕談,或坐於石,或席地短憩於山間飲一杯茶。我們好久沒有認認真真關心過一棵樹了?我們好久沒有仔仔細細欣賞過一朵花。讓我們閒看農人勞作,靜看一點炊煙竹裡人家。

暫忘天地,人生偶爾的「松弛」或許會令你更好重整行裝出發。

抑或鼓舞。

過往「蜀道之難,難於上青天」「黃鶴之飛尚不得過,猿猱欲度愁攀援」;如今劍閣縣四通八達,交通狀況翻天巨變。京昆高速、西成高鐵輻射成都、重慶、西安等中心城市,108國道、下普快道便捷縣境交通往來。

從「百步九折縈岩巒」到蜀道不再難,千年蜀道四通八達的變遷史蘊藉著巴蜀先民一脈相承的勤勞勇毅,見證了中國人的奮進與執著,敢為人先的精神內涵。

時光杳杳。古今多少物是人換,翠雲廊堅勁古柏猶在,其又給人一種生機盎然的向上鼓舞。

龍源多風,古柏偏斜長於山坡巍然不倒,千百年來其不知與強風鏖戰了多少個回合。龍源古柏堅勁、頑強、勇毅,豈是大風能夠摧殘、扭曲、甚至壓迫的。它們經春雷夏雨、秋霜冬雪的堅實軀體裂紋滿布依舊萬古長青與生機勃勃;它們蒼老的根莖攀抓牢扣崖壁磐石,裂開了石痕,沉淀了歲月悠悠;它們頂天立地,正氣凜然,作為千百年來最忠誠的護路衛士,為人們擋風遮雨,默默奉獻著自己大公無私的力量。

抑或厚重。

我們從歷史中汲取文化養分,拓展有限生命長河的寬度,步游變得更有意義。

蜀道翠雲廊龍源段浮光剪影,極目四望皆是蔥郁之色。足之所及,遠芳萋萋。不知人們曾在這條古道上書寫過多少離愁。不論浮雲游子滿別情,還是枯藤老樹,落日故人,斷腸人在天涯。

據民間百姓傳言,龍源鋪在明朝以前俗稱柳溪鋪,除古柏道外,漫山野柳成群,澗邊水草豐美。我在古道不禁感嘆時空歲月流轉,古今多少物是人換,垂垂老矣的人是否能夠體悟到生命中的瞬息萬變與永恆不變,那彌足珍貴的情感唯有寄情山水之間。「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;今我來思,蒼柏森森」。

千年古柏是一種歲月印記,更是一種情感聯結紐帶。它靜謐無聲陪伴了人們的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以及晚年;

遠方的游子,人事消磨、蹉跎半生,它是家鄉屋舍儼然的內心情感構畫,它是我們生命回眸裡最為厚重的沉淀與停留。

與此同時,「前人栽樹,後人乘涼」,它有希望,有寄望,福澤綿延四方。

傳承發展

輕徒返歸途中,我無意間看到古柏樹上的藍色銘牌(NO:南01000)。一個非常漂亮的整數。這種便於分段分類動態監管的「信息檔案」令它們的身份人格具象化,你我今日相遇算是緣分,此中竟有一種莫名的久違親切感。此行若有孩童共往,「讀樹」說不定還可以為旅途增添一點小小情趣。

而關於古蜀道翠雲廊的傳承與發展,我想這條六次植樹,完備於元明的「蜀道明珠」將來必定會更加璀璨奪目。

因為「把古樹名木保護好」的生態文明建設制度良性運作

作為蜀道亮麗的風景線,保護古樹名木的「官民相禁剪伐」「交樹交印」等制度傳承至今仍在接力延續。劍閣縣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推行「林長+古樹名木保護」管理模式,一樹一檔掛牌保護,一樹一人常態巡護,一樹一策科學救護,強化蜀道翠雲廊古柏保護干部離任交接。

就當地而言,龍源鎮組建了蜀道翠雲廊古柏保護工作專班,由黨政主要領導任各責任區監督員,壓實人員責任,確保「一樹一專班」保護機制運行有效。同時統合新媒體、大喇叭、壩壩會、流動宣傳單、現場警示牌等多元立體場景宣傳,各村(社區)簽訂《龍源鎮森林防火責任書》,古柏沿線村組群眾簽訂《蜀道翠雲廊古柏保護承諾書》,全面營造廣大人民群眾積極主動參與保護古柏的良好社會氛圍。多措並舉形成「黨政主導、部門聯動,社會各界齊抓共管」的古柏保護新格局,確保古柏健康生長。

因為「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好」的源頭活水奔湧不息

可走可看。蜀道翠雲廊「一體三線」,呈「人」字形分布,以劍州古城(普安鎮)為中心,北向昭化古城,西往綿陽梓潼大廟山,南抵南充閬中古城。

北線(劍昭道)依次經過抄手鋪、漢源鋪、漢德縣遺址、劍門關古鎮、姜維墓、劍門關-翠雲廊、劍溪橋、志公寺、大朝驛遺址、天雄關、昭化古城。

西線(劍梓道)依次經過清涼橋、攔馬牆、涼山鋪、柳溝驛、垂泉鋪、武侯坡、武連驛、覺苑寺、武功橋、演武鋪、上亭驛、梓潼大廟山。

南線(劍閬道)依次經過龍原鎮、店子鎮聯盟村省級傳統村落、亭子湖店子段水域、白龍鎮、康天鋪、石子鋪、厚子鋪、落下閎故居、思依鋪、閬中古城。

翠雲廊三線緊密聯系著昭化、綿陽、南充,沿線古柏、古道、古城、古村落自然文化遺產豐富。劍閣縣境內三條崎嶇蜿蜒的古驛道上共有蒼勁挺拔古柏7778株,枯藤古樹,滄桑蔥郁,形態各異。古蜀道風貌保存較為完整,沿途山灣、深谷、峰巒地域形態多樣,散布寺廟、關隘、橋梁、石刻等人文景觀,再輔以日出、奇峰、奇樹、溫泉等經典網紅打卡地點、規模農業產業景觀等,不論縣域外多地同頻文旅聯動,還是縣域徒步游走,豐富多樣的自然景觀與人文風情,定可滿足游客徒步遠足與游賞。

可學可研。「蜀道明珠」翠雲廊所在地是古蜀道中大名鼎鼎的金牛道,它是世界上遺存裡程最長、保存最完好、資源最富集的人工古驛道。豐富的古道文化遺產可以讓旅客游研學兼備。

對「北四南三」格局古蜀道的認知:北為陳倉道、褒斜道、儻駱道、子午道;南為金牛道、米倉道、荔枝道。金牛道是歷代官方修建、養護、管理的南邊主干道,從漢中勉縣到成都全長600余公裡。

對蜀道文化的學習、挖掘及研究:古驛道、秦王伐蜀、三國時期歷史;石牛糞金、五丁開道的神話故事;歷代關於古蜀道、劍門關、翠雲廊的經史典籍、詩文歌賦和民間傳說等等。

同時,以翠雲廊古柏為主體的生物群落,除古柏之外的灌木、其他喬木、珍稀植物等多樣森林生態系統類型、區域歷史變遷等都值得研究。

可親可玩。徒步健走滿足了現代人對健康、休閒、生態旅游等美好生活的需要。蜀道翠雲廊古柏夾道,蔚然成蔭,空氣清新,自然生態良好,適合親子、親自然游。隨著縣域旅游品類細分豐富,VR新技術場景應用,離任知州、接任知州走馬點樹、交樹交印實景演繹,賦詩作畫游戲,徒步旅游再結合露營、攀登、騎行等新玩法,「泛戶外」運動旅游消費場景不斷拓寬,滿足人們體驗歷史、探險、戶外生存、自然教育等復合型徒步體驗訴求,旅游品質將不斷提升。

蜀道翠雲廊歷經千年依舊生機勃發,美麗的自然景觀與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,彰顯了獨特的生命魅力。其將以金牛道為牽引,沿古蜀道脈絡,「一體三線」串聯起廣元、南充、綿陽等沿途各地豐富的文旅資源,為人們徒步體驗自然、歷史研學、文化傳承、攝影寫生、農旅休閒等提供廣闊空間,為建設巴蜀文化旅游走廊作出貢獻。

國家森林步道,世界級徒步游線路,或許也就在不遠處。(文/王宜楷)